当前位置: 首页 > 服务三农 > 政策法规

湖南农村13项改革已铺开 两项走在全国前列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2-08 作者:null 访问量: 字体[ ]

湖南省农村改革趟“深水”。记者19日从省委农村改革专项小组获悉,我省年初确定的26项农村改革中,已有13项全面铺开,9项正在开展试点,4项待中央批准实施。其中,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两项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走在全国前列。

农村土地管理“破冻土”。全省有15个县整体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面上还有14个乡镇、500多个村试点。其中,澧县为国家级试点县,桃江县、新田县为省级试点县,均能在11月底之前完成试点任务;永州全市推进试点,年底将基本确权到户。农村土地流转规范有序,全省累计流转耕地1380万亩,同比增加11.9%。

农业经营体系“发新枝”。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全省新增农民合作社3850家,申报创建144家国家级示范社;出台《关于开展家庭农场登记工作的意见》,开展示范家庭农(林)场创建工作,承租30亩以上的种粮大户发展到14万余户;省级以上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发展到556家;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程,探索建立职业农民认定制度,1469名职业农民已通过认定发证。

农村金融改革“除坚冰”。沅陵县国家农村金融服务体系改革试点和常德、益阳、郴州、怀化4市及株洲市荷塘区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点稳步推进。在湘乡市、岳阳县等10个县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肉鸡、肉(蛋)鸭、肉鹅等特色农业保险试点。在总结浏阳市农房抵押贷款经验基础上,我省正在制定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试点方案,即将开展试点。(记者 张尚武 柳德新)

土地确权颁证、种田大户兴起、涉农金融破局

又是丰收好年景。记者行走桃江县桃花江畔,深深为农民的喜悦所感染。

种粮大户钟彪南打心眼里高兴。土地确权到户,农民吃了“定心丸”,他流转的240多亩田终于成就了“大一统”。

良友蔬菜种植合作社理事长文艺笑声爽朗。基地扩大到2900亩,“良友”牌绿色食品蔬菜直销港、澳。

灰山港镇农民高瑜和高山满脸喜悦。凭着一本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贷款,购买收割机收晚稻,已赚到手8万多元。

今年来,桃江县列为全省农村改革试点县。对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破解农村金融困局……

改革,唤醒广袤田野的“聚变”,焕发农民对土地的激情。

明晰“谁的地”

确权颁证,农民吃了“定心丸”

坚守3年,桃花江镇株木潭村村民秦东红,前不久把5亩责任田流转给钟彪南。

“看,就是这两丘。”对照登记簿,秦东红在全村土地的鱼鳞图上,很快找到了自己水田的位置。

2011年,钟彪南来到株木潭村,与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签订合同,整体流转四组的240亩水田种双季稻。村干部一户户上门做工作,可秦东红与另外5户农民坚持自己种田。

“刨去开支,5亩水稻纯收入2500元左右。”秦东红反复算账,流转给钟彪南,每亩也能得200公斤稻谷,两者收入差不多。

为何还要自己种?秦东红说,他们担心田土流转40年,今后界限不清,收不回来,“如今,政府给土地上了‘户口’,就没什么可担心了。”

这3年,钟彪南种田200多亩,虽然年收入有10万元左右,但十几丘“插花田”,让灌溉、机械下田多有不便。随着土地确权到户,这些“插花田”全部流转到他手上,才实现了“大一统”。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对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解除了农民的后顾之忧。

株木潭村村支书秦斌介绍,启动土地确权登记颁证,村里以二轮土地承包为基础,广泛征求村民意见。在入户登记、实地确认、公示纠错、签订合同等环节,全程公开公示。

对承包地四至不清、或因人口变动所引发的纠纷,多数由村、组、农户三方协商,重证据、摆事实、讲感情,村纠纷调处率99%。

目前,桃江县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已确权到村组;全县20余万农户的土地承包确权,入户登记调查完成95%,外业工作加速推进。

大户流转的土地,也将进行流转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像钟彪南一样的大户,凭着土地流转经营权证,随时可抵押贷款。

破解“谁种地”

土地流转,新型主体好种田

大户流转土地,与一家一户难以对接,村镇土地流转平台应运而生。

早在2009年,株木潭村就成立了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秦斌介绍,土地确权后,流转更规范,效率也更高。全村2700亩耕地,已流转了2000亩。

株木潭村的民景农庄,葡萄园显得格外精致。农庄老板文向云介绍,农庄流转土地58亩,大小适合,平时夫妻二人即可打理。别人担心产量低,她却担心产量高,宁可花钱请工疏花疏果,每亩限产750公斤。

“每一株结果有限,每一颗葡萄品质更好。”文向云说,采摘季节,这里的葡萄每公斤40元,一口价,每亩毛收入固定在3万元。

2011年以来,通过石牛江镇土地流转公司,良友蔬菜种植合作社选择黄泥田、化字炉、长冲等三个村,流转土地已扩大到2900亩,种出的港式菜心、日本芥兰、西兰花等品种,每天用4台冷藏车南运港澳,每亩毛收入不低于8000元。

桃江县整合国土、水利、财政等部门的涉农资金,帮扶合作社开展农田基础设施建设。“良友”的理事长文艺介绍,县里扶持了600多万元,用于土地平整、路渠配套、节水喷灌。

今年来,“良友”带动周边散户种菜,统一品种、统一技术、统一投入、统一销售,实现“生产分散在户、服务统一在社”,30多户菜农抢搭“顺风车”。

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崛起,已带动桃江县流转耕地34万亩,占总面积的51%。

“统还是分,始终是‘土改’的核心问题。”县经管局的同志介绍,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规模经营,适宜统就统;一家一户的“老把式”也能种好田,适宜分则分。

大户一个电话,就喊来农技员;一纸合同,就把田间的病虫害防治“外包”。全县70多家植保、农机等专业化服务公司,让规模化种田更轻松。

探寻“钱哪来”

金融“输血”,为农民送“及时雨”

“真没想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也可以抵押贷款了!”灰山港镇农民高瑜和高山以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作抵押,在村镇银行顺利贷到了20万元,购买了收割机收晚稻。

桃花江镇农民雷学礼也贷到了急需的周转资金。不同的是,他用房屋所有权证作抵押,贷款10万元,用于竹制品加工。

农村改革的“三权”抵押贷款,除了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房所有权贷款外,还包括林权抵押贷款。桃江县林权交易中心数据显示,今年来,全县林权抵押贷款余额达到4000多万元。

土地、房屋、山林,都是农民最主要的财产。盘活这些资源,唤醒“沉睡资本”,将为“失血”的农业再“输血”。

“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行业联合体对资金需求量大,农村金融还是一片蓝海。”今年来,桃江建信村镇银行董事长夏海鸽频频造访株木潭村,借农村改革的东风,把株木潭打造成首个“信用村”。

在株木潭村,银行与村委会签订协议,“三权”抵押可贷款。双方正在建立全村征信体系,对家庭农场、大户给予信用评级,对散户开展信用“授星”;家庭农场、大户的信用等级最高可授信500万元,“十星”农户最高可授信10万元。

破解种田贷款难的困局,桃江县选择建信村镇银行为依托单位,开展全方位的探索,创新推出“产业联合体贷款”、“农业订单链式贷款”等模式。

正是中晚稻收购季节,德辉粮业、三农米业、羞山面业组成的产业联合体,贷款400万元“囤粮”;德辉粮业以订单链式贷款模式,为旗下12个种粮大户担保贷款130多万元,让这些大户不因一时手头紧而误了农事。

“其实,农民是讲信用的群体。”夏海鸽称,推进农村改革,“三权”抵贷盘活农民财产;创新信贷支农产品,为农民送上“及时雨”,银行也将获得好的收益。

委任编辑:数据导入 审核员:数据导入 【打印】 【关闭】
分享到: